扯起“养老服务”幌子 圈跑公众存款近300万

自贡网讯(韩远琳 记者 赵永富)随着我国老龄化步伐的加快、国家对养老事业扶持政策的加强,养老产业正成为新兴的“朝阳产业”。因而,有个别犯罪分子把眼睛盯在了这一产业上,打着“养老服务”的旗号,大发不义之财。日前,自流井公安分局破获了一起以“养老服务”为名、涉及全国多地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该案犯罪团伙仅在自贡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近300万元。

一盏茶的功夫 成立“养老集团”

2016年6月的一天,居住在大安的36岁的广汉籍人肖兵(化名)与38岁的荣县人蔡肿(化名)来到一家茶坊喝茶,商量如何才能在短时间内发大财。

随着浓浓的茶水越来越寡淡,肖兵、蔡肿面面相觑、愁眉苦脸,还是找不到发财的办法。就在茶局快要结束时,肖兵脑壳“灵光”一闪,拍着大腿对蔡肿说:“有了,以开办养老服务的名义对外融资。”蔡肿一听,傻乎乎地望着肖兵:“开养老机构圈钱,得行不哦?”原本就是老江湖的肖兵为蔡肿壮胆子说:“咋子不行呢?现在老年人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养老院、养老基地又不少。我们去注册几个公司,靠‘养老服务’收取钱财。”随即,两人一番秘谋后,决定成立“养老服务”集团公司。

肖兵和蔡肿找到朋友陈允(化名),想请他出任自贡地区养老服务机构总经理并许诺他高额的回报。听闻此言,陈允可谓异常高兴——在大安一家单位当清洁工的他债务缠身不说,连做梦都没想到会“高官加身”且能解决债务问题,于是他欣然同意。草台班子搭起后,肖兵出资40余万元,安排蔡肿、陈允先后成立了自贡XX园养老服务公司和四川XX养老服务公司,陈允出任两家公司法人代表,蔡肿担任顾问,公司地址设在大安的一个老旧小区里。

谎称公司上市 全国范围“融资”

两家“养老服务公司”成立后,肖兵等人并不甘心仅仅局限在自贡地区融资。2016年7月,他们先后在福建省三明市、江西省南昌市和九江市、重庆市涪陵区以及本省的眉山、乐山、内江、南充、雅安、攀枝花以及我市的富顺等地,成立了分公司或营业网点,以“养老服务”的名义向社会公开进行融资业务。

但是,出乎肖兵等人意料的是,自贡分公司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财源滚滚”,报名投资养老的群众非常少。于是,在去年11月,肖兵等人到汇东某写字大厦租下房间,成立了四川XX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自贡分公司,寻找专业的融资团队对外宣传,并号称已经收购威远某果业农家乐用于修建养老基地,以此来骗取更多的老年人投资。

随后,组建的融资团队走上街头,走进社区,以散发传单、开推介会、口口相传等方式向老年朋友公开宣传“养老服务”融资理念,承诺如果老年人签订了公司《预存消费协议》,他将不但享有“养老基地”的优先居住、优先选择床位等权利,还可享受养老服务的价格折扣优惠,每个月还可以获得1%到2%不等的固定利息收益,更承诺“养老”预存款到期后,公司将全部偿还本金。为了让更多老年人相信“投资就有回报”,公司还组织老年朋友参观养老基地、外出旅游等,更在老年朋友中宣称公司即将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

上百老人受骗 金额将近300万

今年5月份,部分与肖兵等人签订了养老服务《预存消费协议》的老人发现,他们虽然收到了少数利息,但其本金却不见了踪影。随即,老人们报警。自流井公安分局经济侦查大队成立专案组,很快就破获了这一打着“养老服务”幌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诈骗案。肖兵、蔡肿已经自流井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依法逮捕,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办理中。

警方查明,从2016年11月起到今年5月这一期间,肖兵、蔡肿等人在全国不少地方以开办“养老服务”公司的名义,采取享有养老基地养老服务优先权、支付利息、到期返还本金等手段,大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在这一时间段内,仅四川XX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自贡分公司在我市主城区就先后吸收近100名受害群众的存款290多万元,可到目前只支付了他们10多万元的利息,而所谓的养老基地更是子虚乌有。记者了解到,在这些受害群众中,年龄最大的已超过80岁,而老人们投入的资金不是省吃俭用的退休金就是儿女们给的生活费。

警方提醒 选择养老服务须谨慎

目前,随着我国老龄化步伐的加快,国家对养老事业越来越重视,“养老产业”方兴未艾。不过,在加快养老事业发展的进程中,个别犯罪分子打着“养老”的幌子,骗取钱财。

针对肖兵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自流井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胡耘分析了其特征:犯罪分子钻有关养老政策的空子,以投融资为名义开办养老服务公司,极具欺骗性;犯罪分子抓住部分老年朋友急于想寻找到环境优美、服务良好的养老机构这一心理实施诈骗。

参与该案侦办的民警提醒广大老年朋友,一定要认清这些以养老为名义进行的非法集资宣传:投资养老院得到高额分红或利息;预存养老服务费用享受低廉度假的养老服务;特别要警惕“预订养老床位优先优惠入住”,它打着养老机构“一床难求”的幌子,诱骗老年朋友投入几万元甚至上十万元的入住预订金,并允诺高额利息、赠送高额优惠券、享受优先优惠入住。胡耘也特别强调,凡是涉及到国家相关养老服务政策的贯彻落实,均由政府相关部门或者乡镇、社区等执行,私人企业无权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