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岁老人溺水被救 目前仍未脱离危险期

自贡网讯(田跃 记者 张才 摄影 周航宇)随着城市外沿不断扩展,随着气温日渐升高,原本位于郊区的翁塘水库成了一口偌大的“游泳池”,每天到此一“游”的市民少则三五十人多则上百人。

警示牌、高音喇叭吼、抱衣服、关铁门放狗——水库管理方方法用尽仍无济于事。

和眼前热闹场面相对应的是一张长长的死亡清单,当中既有十一二岁的孩子,也有十六七岁的少年。

救人者刘建平

男子溺水众人施救,网友发帖急寻家属

8月2日网友“苹果小梨”在本地论坛发帖,称8月1日傍晚一名男子在翁塘水库溺水,目前正在医院抢救,请网友帮忙扩散寻找其家属。

帖子配发了数张照片,其中一张托出水面的男子头耷拉在一侧,水中四五名男子参与施救,岸上的人在往水里仍救生圈。另外一张照片,被救上来的男子双目紧闭躺在一张门板上,抬行者多达八人。

疑似参与救援的知情人称溺水者六十岁左右,并且下水前还喝了点酒,好在一批骑游队员帮忙救了上来。

网友评论,自己平时在釜溪河边上钓鱼都要背一个救生设备,这么大的年纪不带游泳圈下水,据说还喝了点酒,看来安全问题不能马虎。

有人称发现照片中(施救者)有人是沿滩兴隆的,还有人表示(施救者)有两个认识,纷纷表示为他们点赞。

记者联系上最先下水施救的男子刘建平,当时他带着12岁大的儿子正在水库里游泳。

刚开始听到岸上有人喊“有人沉下去了,救命”,刘建平并没有当真回了句“不要开这种玩笑”,见对方神情紧张并非开玩笑他的神经也顿时绷紧,赶紧朝岸上人所指位置游了过去。

“潜下去两次,第二次用脚勾到了对方腋下用力托了起来。”刘建平表示岸上的人赶紧丢过来游泳圈,不少人扑通扑通跳了下来,一起将男子救了上来。“估计溺水时间太长,没得任何反应。”刘建平称从男子口腔里倒出来的胃容物中他闻到了一股酒味。

朱先生被热心人救上岸(图据网络)

民警满世界找人,家属以为老汉出门遛弯

8月1日晚上7点58分,和平乡派出所接医院求助称溺水男子病情危急,无意识、大小便失禁,无任何身份证明。值班民警冯晋峰接到电话后立即动身赶往出事地点翁塘水库,推断下水前男子应该把脱下的衣服放在岸边,里面应该能够找到线索——结果在水库边上转了一圈一无所获,正在这时候他接到了所里打来的电话,原来一位好心人主动将男子的衣服送到了派出所。

但衣服兜里只有几十块零钱和一串钥匙——如果是住在附近的应该多多少少有点印象,冯晋峰紧接着又赶到医院,但男子面部变形眼睛肿胀眯成了另一条线,再加上插管,无法辨认。回到所里已经是深夜,冯晋峰想起门口卖了十多年烧烤的“三嬢”,周围大人小孩没得哪个她不认识,但对方看过照片后直摇头。

接下来冯晋峰又做了两件事,一是联系110有类似失踪人口报警请转和平乡派出所,二是设法联系了网络媒体寻人。

话分两头,8月2日早上8点俞女士在女儿家住了一晚回来之后发现家中无人,刚开始她以为67岁的老伴朱先生乘早上天气凉出门遛弯去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想到老伴出门手机没带、钱也没带心里开始发慌,开始四处寻找。

中午12点,打听到有人看见老伴“往水库方向走”俞女士曾到过翁塘水库,只是正午十分水边空无一人。之后,朱先生的家人也找了附近几家医院仍一无所获,直到下午四点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那篇帖子。

男子恢复意识,家属托晚报感谢施救者

“问他认不认得到,他会点头,就是插了管说不得话。”8月3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俞女士,得知朱先生情况有所好转。据悉,病人目前仍在EICU接受救治,病情有可能反复,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俞女士表示平日里朱先生很少出门,会游泳,孩子小的时候还带他们到出事地点翁塘水库游过,但最近几年很少。她还表示家里逢年过节都不喝酒,三十多年前朱先生动了一次手术(切除三分之二的胃)之后也滴酒不沾,至于施救者在现场闻到“一股酒味”,俞女士揣测可能是天气太热,他到小卖部买了一瓶冻啤酒喝了也说不定。

据了解,8月3日上午朱先生的家人特意找到第一个下水救人的刘建平当面致谢,俞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希望通过《自贡晚报》向刘建平以及所有不知道名字的施救者致以诚挚的感谢。

水库称免费“游泳池”,管理方方法用尽

8月3日中午记者在翁塘水库见到醒目位置张贴有“严禁游泳,后果自负”表示,朱先生溺水位置位于大坝附近离案不足十米,但水深足有三到四米。

“每天少则三五十人,多则上百人。”水库管理方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从下午五点过到晚上九十点都有人来游,有的拖家带口三四岁的小孩都带过来游,来游泳的既有住在附近的,也有从市区开车过来的,大坝下面的停车场都停不下来停在了道路两旁。

“怎么不管?是管不了!”该工作人员表示管理难的另一个原因是水库面积大,入口多,

除了多处醒目警示牌,他们还会拿着高音喇叭一路吼,以前还抱过游泳者放在岸上的衣服,管理方在岸边还装了一道铁门甚至还放了一条狗——“结果一句‘关你X事’就顶回来了。”该工作人员称管理方用上了能想到的所有办法,包括谎称“水里下了药”但都收效甚微。

而对游泳者诱惑最大的除了连日高温之外,还有不用花钱,此外也有人认为这里的水质好,干净。

长长的死亡名单,背后是伤心欲绝的亲人:

“最深的地方有二十多米。”住在附近的刘建平称翁塘水库基本上每年都会淹死人:“前年有两个,唯独去年运气好没得。”

以下梳理的仅仅是近年来报道过的关于翁塘水库的死亡事件:

2015年7月31日晚7时许,年仅18岁的汽车修理学徒工陈姓男子在翁塘水库里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

一个多月前,2015年6月17日下午6点左右,自16岁的陈某在翁塘水库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

2008年6月9日下午2时许,7名小学生相约到翁塘水库游泳,其中两名年龄分别为14岁、11岁的孩子不慎溺水身亡,记者见证了这一人间悲剧,当晚三八路原省建十一公司机运站大院内,搭建的两个灵堂相距不过20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