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父最后一个心愿:24年后替女儿寻亲生父母

养父年过六旬

身体渐不如前

无法继续耕种

24年前,年过四十尚未娶妻的金永林外出务工回家途中便得知自己“当老汉”了。24年后,当初将孩子“捡”回来的母亲早已去世,女儿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庭,渐渐老去的金永林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有一件事始终无法放下——进敬老院之前他有最后一个心愿,帮女儿找到亲生父母,即便自己一旦离去她也不会那么孤单。

常年劳作养父双脚已经不习惯穿鞋

最近几天,富顺县板桥镇汪寺村村民、63岁的金永林在地里忙着收高梁,旁边稻田里沉甸甸的水稻低头散籽,他一边忙碌一边盘算着接下来打谷子的事。自从前年捡瓦从房顶摔下来之后,金永林觉得腰无法完全伸直,左手手臂隐隐作痛一直没消过肿。

“年级大了,啥子毛病都出来了——”金永林叹了一口气,觉得越来越力不从心,打算收完这季庄稼就搬到镇上敬老院去住。

与之同时,龙井加油站附近,24岁的金跃一个人守在店内,电风扇呜呜作响,让她心里有些发慌:“前几天还有点生意,这两天我老公骑着两轮到处发名片——”这家经营快递业务的小店开张不到半个月,金跃称之所以开店是因为她学电焊的丈夫身体太胖,已经连续被两家工厂辞退了。

“开店的时候我爸爸给了我两千块钱。”金跃笑了起来:“我说挣得到钱就还,他说‘娃儿啊,我的就是你的’——”

低人一等的遗弃

金跃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捡来的”。她记得自己小时候特别馋,听过“捡来的娃儿又来了,(好吃的)赶紧收起来”;她记得自己小时候身上特别脏,还听过“不要跟捡来的娃儿两个耍”;长大一点上学之后,不懂事的小孩还把她的名字编成歌来唱:“金跃(读yao)金跃,你不要我不要,只有金三(养父金永林排名第三)才得要——”

金跃因此得知自己被金家收养之前,曾被数次转手。

多年过去了,让她耿耿于怀的不是被亲生父母遗弃,而是被遗弃方式和细节:“湾子里有一个小孩同样也是捡来的,但她身上就有一张纸条,上面有出生日期——听说当时她亲生父母还偷偷躲在厕所旁边,看到有人(把婴儿)抱起来才走。”

1993年夏天,金跃脐带都还没脱落,只有一身鸡蛋黄的衣服,身上没有纸条,因此无法得知出生日期。24年来,金跃没有过过一个生日,一直以来她始终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即便和同样被遗弃的孩子相比。

父女背影

并不缺失的爱

年过四十尚未娶妻的金永林外出务工回家途中:“还没拢屋有人就恭喜我当老汉了”,决定是两天前母亲上街赶场时作出的:“你们不要,我要”,没有格外的惊喜“当时的想法是养儿(女)防老”。

金跃觉得和自己最亲的是奶奶,十六年后,老人直到去世都保存着那件“鸡蛋黄”衣服,以便将来亲生父母前来相认。至于养父,印象中埋头干活、沉默寡言:“记得小时候他喊我用功读书,长大了才有出息。”金跃表示自己一看书就犯困,不是读书的料,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外出务工:“每次打电话父亲就说我,说话不要那么硬,柔和点 好好与人相处。”金跃表示成家之后,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养父的叮嘱就变成了“两个人,一人让一步——”

“每次回家我们都会摆很长时间的龙门阵。”尽管已经在市区买了房子,但隔一段时间金跃都会到车站买一张票回一次板桥,洗洗衣服收拾收拾屋子,两人的关系似乎比那些有血缘关系的父女还要亲,她觉得自己并不需要亲生父母的出现,印象中:“大概七八岁,当时上山割草,有个没见过的女的来找我,我吐了口口水,说了一句‘滚’。”金跃不知道那名妇女究竟是不是她的生母,但她觉得一点都不重要。

养父的心愿是帮女儿找到亲生父母

养父的秘密

“每次提起(亲生父母)她都不高兴,后来我就不说了。”金永林却不这样想,随着年纪增大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他想的是自己一旦离开这个世界,女儿(除了现在的家庭)就没有亲人了。

早在三年前,金跃准备结婚之前金永林就悄悄采取了行动,他找到当年收养的过程中的经手人,想从她那里了解女儿的生庚八字:“嫁个女儿,怎样也得看一个好一点的日子,图个吉利”,但对方表示无法提供。最近两年,金永林前前后后跑了四五趟,但都没能见到对方:“听说搬到自贡(市区)去了。”

这一切金跃都被蒙在鼓里,她只记得有一次下很大的雨,养父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出了门,很晚很晚才回来——直到最近养父和她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你这么大的人了,自己也有小孩了,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也不是什么坏事”金永林提出“哪怕花点钱也要找”,这是他进敬老院之前最后的心愿。

经手人的回忆

板桥镇白房村10组是金跃到安定下来之前的最后一个落脚点,8月1日上午村民章存贵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记得清清楚楚:“同样是是六月间,当天板桥逢场,接近中午我正在门口洗衣服,一个江中的女的过来问‘有个幺妹要不要’。”

章存贵称当时她有一个十来岁的儿子一直想要一个女儿,有心留下,但又担心对方今后反悔怕“白养了”,留对方吃了顿饭之后还是就拒绝了。当天傍晚,赶完场回家的金和明(金永林母亲)正好路过,说了句“你们不要,我要”,在旁边商店赊了一袋奶粉便将婴儿抱回了家。

那名家住沿滩区联络镇江中村的妇女便是多年以后金永林数次寻找的经手人付廷久。8月1日中午,记者赶到付家发现房门紧闭,邻居表示已随子女居住在市区。当天,记者联系上已经65岁的付廷久,终于得知:

24年前6月的一天,付廷久正准备前往宜宾探亲,在孔滩火车站(属宜宾市)候车室乘车的时候,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声称要上厕所,请她帮忙照看一名女婴。

“(男子)长得还多撑头,又高,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付廷久称结果对方一去不返,她一直待在原地,甚至错过了自己所要乘坐的车次。当晚,付廷久在附近留宿第二天一大早又来到候车厅继续等,但没能再见到那名男子,无奈之下只得把女婴抱回了家。

付廷久自己有四名子女,再加上丈夫患病,不具备抚养条件,期间女婴先后被多个家庭短时期抚养,直到最后在金家安顿下来。付廷久称其实自己就是金跃记忆里那个“吐了一口口水,说了一句‘滚’”的妇女,当时她是不放心过来“看一看这家人对她好不好”。

时隔多年,付廷久已经不记得男子的口音,但记得和女婴包在一起的有一个奶瓶,还有一张纸条,上面没有出生年月日,只有一句话,大致意思是希望好心人收养。(记者 张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