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四枚银元能卖390万 自贡男子被骗7万多

四枚祖上留下来的银元能卖390万元!这个消息让自贡市自流井区仲权镇居民老李(应当事人要求隐去全名)激动不已。他万万没想到,祖上留下来的这几枚银元这么值钱!

随后,老李应一家艺术品交易公司邀请,带着儿子飞赴上海。在支付了72000元的“认证费”以后,银元却一枚也没有卖掉。25日,老李向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讲述了自己在上海的经历。

A

你的银元值390万元

“什么?四枚银元能卖390万元!”老李得到这个好消息的时间是7月19日晚上。在这之前一天,也就是7月18日,老李偶然想起家里有几枚祖上留下来的银元。其中一枚“中华民国开国纪念币”,三枚“光绪通宝”。

于是他拿起手机上网查询。当他搜索到一家上海艺术品交易公司时,立即有人要求加他微信。加了微信后,对方自我介绍是“上海瀚昔苑艺术品交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昔苑公司)市场部的曾经理”。

老李把几枚银元的照片发给“曾经理”后,“曾经理”表示明天给公司里的“老师”看看再答复。

19日晚,“曾经理”答复老李说,老师们鉴定后认为老李的钱币是真的。并开出了公司收购这几枚钱币的价格:其中“民国开国币”180万元/枚,“光绪通宝”70万元/枚。

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让老李彻夜难眠。

B

你要先做鉴定认证

20日下午4点45分,老李和儿子小李带着宝贝银元从成都乘坐飞机赶赴上海。晚上8点多钟抵达上海后,父子俩在瀚昔苑公司附近的如家商务酒店住下。21日上午9点多,父子俩按照曾经理发来的公司地址,来到位于闵行区中春路华茂路福克斯大厦A栋五楼。“精明”的老李多了个心眼,“我进去之前问了门口的保安这家公司开了多久?保安说他都来了半年了,来之前公司都已经开了很久了。”

曾经理自我介绍25岁,他看了老李带去的银元后,又请出公司老总“孔总”来鉴定。“孔总”大约30岁左右。因为担心银元被调包,小李用手机拍摄了“孔总”鉴定银元的视频。视频中“孔总”拿着放大镜和一支电筒,对银元进行了鉴定。但视频拍摄的过程中没有对话。

鉴定完毕后,孔总表示银元是真的。然后认可了曾经理在电话中开出的收购价:“民国开国币”180万元/枚,“光绪通宝”70万元/枚。

但随后孔总提出:老李必须要去进行钱币真伪鉴定和收藏者身份认证,否则无法交易。至于认证费用是多少,孔总表示他不清楚,需要去认证中心了解。

c

借钱交了7.2万认证费

随后,曾经理和孔总的助理带着老李父子前往吴中路的一家技术认证中心。认证中心要求老李提交身份证和钱币,“工作人员告诉我认证费是18000元/枚。”

因为要等待鉴定认证结果,老李取回身份证和银元后有随同曾经理等人返回瀚昔苑公司。

“孔总要求我们垫付72000元的认证费取回认证书,然后在收购银元的时候,把这笔钱一并支付给我们,将认证书买过去,作为以后交易的依据。”

老李父子俩的银行卡上总共只有1万多元。但一想到即将到手的三百多万元,老李毫不犹豫地打电话找朋友借了6万元。

朋友的钱很快划到了老李的卡上,孔总的助理立即带着他们去财务室支付了72000元的认证费。

老李提供的银行交易记录显示,这笔钱划到了名为“上海市技术认证中心”的账户。

随后,孔总的助理去认证中心取回了认证书。

D

三枚银元是仿制品

由“圳辰技术认证中心”出具的四份“aes备案认证”,对三枚“光绪通宝”钱币认定为:“属同时期民间仿造币,具有一定收藏价值”;对“民国开国币”的认证为:“属于非国有馆藏物品的珍品”。

老李说,取回认证书后,孔总表示三枚“光绪通宝”没有价值,不要了。父子俩要求瀚昔苑公司按之前议定的价格以180万元收购“民国开国币”。

“这个时候他就和我们扯东扯西的,一会儿说要去境外交易,一会儿又说要向董事会申请资金。要我们等一段时间。”小李说,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看出瀚昔苑公司完全没有交易的诚意了,“我们觉得上当了,他们骗我们出了72000元的认证费就想甩开我们了。”

E

报案诈骗警方不受理

在反复交涉无果后,老李父子离开了瀚昔苑公司。

22日上午,父子俩向上海110报警。根据110接线员提示,到银行打印了支付72000元认证费的刷卡记录,然后到闵行区七宝镇派出所报警。派出所详细询问了情况后表示,如果老李不能提供和瀚昔苑公司的合同,无法受理。

23日上午,在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起伏后,父子俩黯然乘机回到自贡。24日上午,不死心的老李又向上海市民热线12345反映自己的遭遇。

25日早上,市民热线回复老李,称相关部门正在了解情况。

古玩行家:这种圈套在上海滩流行了上百年

25日下午,华西城市读本记者电话联系上海瀚昔苑艺术品交易公司孔总,孔总直接否认了老李所称被骗支付认证费的事情,“没有的事”,然后挂断电话。

随后,记者又电话联系瀚昔苑公司曾经理,曾经理说环境太吵,和记者短信交流。曾经理称:“我们这边是正规交易公司,李先生过来后不愿意和我们公司合作。”对于记者提出的“他认为你们是以高价收购他的钱币为由让他出那个所谓的认证费,他手里的民国开国币真的能值180万吗?”,曾经理不再答复。

26日早上,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来到位于自贡城区釜溪步行街的古玩收藏市场。从事古玩收藏交易二十多年的黄老板听了老李的情况后哈哈大笑,“民国开国币最多就值500元,还要品相很好的。”至于光绪银元,龙币的价格也不过在千元左右。黄老板说,网上所谓的钱币交易动不动就百万千万的消息,基本上都是“说来耍的”。老李在上海的遭遇,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已经完全不新鲜了。

黄老板说,对于古钱币交易,不要轻易相信动辄百万千万的价格。价值上百万、千万的古钱币首先必须是年代相当久远的,比如春秋战国,或者秦汉时期的;其次是数量极为稀少的,比如某个朝代皇帝特制的限额的纪念币。明清时期的钱币根本值不了这么多钱,民国时期的就更不用说了。从老李在上海的遭遇来看,是陷入了古玩交易中常见的一种圈套:以高额的交易价格诱使卖家支付鉴定费、认证费、保管费、佣金等等。“这种圈套至少在上海滩流行了一百年以上。”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主任郭刚律师认为,老李和瀚昔苑公司之间交易银元的价格协议属于口头协议,如果对方予以否认,老李又不能提供其他佐证(比如录音等),无法对其提出指控,警方也很难受理老李的报案。对于支付给认证中心的认证费,如果老李认为费用明显偏高,可以向当地行业协会反映,争取一个公道。

郭刚律师表示,涉及到古玩之类的交易,多数都采取口头协议的方式,缺乏书面合同。古玩价格又属于伸缩空间极大、价值估算缺乏标准的行业,在交易过程中更需要谨慎,随时做好保留证据的工作。包括电话录音、微信聊天记录、视频记录等等,以确保在出现纠纷后能够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陈章采摄影报道